乐点彩票_乐点彩票|官网

对他们的队伍伤害确实挺大的。原本的战斗队形

  随着战舰从这片试炼场的离去,对于木流云等人来说,这次的试炼也结束了。
 
    菲灵等人因为要接着炼化各自的灵珠精华,所以分别找到一个安静场所而去。只剩下阿木一个人在战舰之上无所事事,漫无目的四处走着。
 
    一向爱睡觉的阿木今日不知为何,仅休息了一会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每每闭上眼睛,脑海中总是回想起试炼场中的场景。各色的血液将树叶侵染,到处的断臂残肢琳琅满目,每每惊醒之时都是一身冷汗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战场后遗症吧。
 
    战舰的中部是一个大厅,此时正有不少的学生如同阿木一样睡不着,都聚集在这里,互相的聊着天,议论着试炼场之中的经历。
 
    大厅正中的一块屏幕之上,正在播放着金圣、暗影等人与狼王战斗的景象。阿木好奇的走了过去,要知道他们面对的可是一个即将大成的王者,阿木可是亲身体会过它们的恐怖。
 
    看着金圣暗影他们如此准确的运用着各自的技能,阿木心中不免暗暗喝彩。同时心中也在暗自的思索着,如果与这狼王战斗的是自己,又会怎么应对呢!
 
    身旁其他正在观看的学生们,估计大多也是这样的想法。
 
    正在观看的阿木,不知被谁在肩旁上拍了一下,有些疑惑的向后看了去。在这学院之中,除了训练就是训练,与自己相熟的也就菲灵等人,谁会在这里和自己打招呼呢。
 
    “嗨~!”背后那人勉强露出的笑容是如此的难看,单手挥舞着向阿木打招呼。
 
    阿木看到这张勉强装出笑容的脸庞之时,心中立刻炸了起来。站在身后的几人,正是山洞之中争夺水灵珠的那几人。
 
    阿木刚想闪到一旁,却发现自己已被包围在其中,“难道他们是要来暗中报复我的?”
 
    “这下可糟了,菲灵他们都不在这里。”阿木首先想到,自己一人对上这几个人,那完全是被虐啊!
 
    “你们要干什么!”阿木有些慌乱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嘿嘿,小子你说呢。”那强装出来的笑容也收了起来,几人恶狠狠的瞪着阿木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们别乱来啊,这可是在战舰上,如果被发现私斗是要被开除的。”阿木慌张的说道,可是气势早已弱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不用神甲不就得了,没穿战甲就不算战斗咯。”那为首之人正是他们的队长弥天,也是被阿木死死压制的人,邪笑的说道:“让我想想,我们该怎么好好报答你呢!”
 
    没想到冤家路窄,居然在这里遇到他们几个。眼见几人摩拳擦掌的向着阿木围了过来,脸上各自挂着阴险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你们“阿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钻条例的空子,这下彻底的无语了。
 
    “好,来吧。”一副大义凛然表情,双拳紧握做出准备战斗的姿势。
 
    “哈哈,有意思。”对面的几人,此刻再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,也没有了任何的敌意。
 
    “壬申4班队长弥天,壬申4班慕凌辰,壬申4班吴田峪,壬申4班李天佑,壬申4班王大峰。”几人躬手施礼的说道。
 
    阿木被他们整蒙了,原本恶气腾腾的他们,怎么变脸如此之快,这是唱的那处啊!
 
    “傻小子愣着干嘛,看不起我们啊!”其中一人向着仍在发愣的阿木说道。
 
    “丁卯3班阿木”阿木也拱手的说道。
 
    在阿木的错愕之下,几人分别和他相互的握了握手,彼此之间算是认识了。
 
    “怎么小子,吓到了么?我们怎么会是那种人。俗话说,江湖事江湖了,这训练场上的恩怨,离开训练场就一笔勾销,我们只是想来认识一下,毕竟能在诺大的训练场上相遇也是一种缘分不是。”队长弥天解释的说道。“就算想要报仇,也回到试炼之地才行。”
 
    原来几人只是想来和阿木认识一下,谁知道阿木对他们是如此的紧张。几人便想,在试炼场上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,总的作弄一下阿木才好。
 
    阿木摇了摇头暗叹,自己这战场后遗症还真是严重啊!
 
    “哎~!”阿木向着那走的几人叫道。
 
   
 
    提前淘汰了几人,对他们的队伍伤害确实挺大的。原本的战斗队形被彻底的打乱了,再加上这森林之中的变故,令他们再想猎杀妖兽变的非常的困难。本来他是如何也不会收这包晶石,但是这关系到回到学校之后战队的积分,更是关系到队中每个队员的去留。想了想,终究还是留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谢谢了。”弥天感激的大声喊道。
 
    “不必,记得利息哦!”阿木帅气的转身而去,如同诗句一般,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 
    “哎呀!”一声惨叫,帅气转身的他,脚下一滑摔了一个大跟头。
 
    “谁乱扔的香蕉皮!”阿木本想帅气的离去,却不想是华丽的摔倒在地。几人望着他狼狈的模样笑着离开了,估计阿木现在最不想见到就是自己这几人。
 
    一旁正在吃香蕉的那名学院,赶紧抱着自己的香蕉偷偷的溜走而去。
 
    时间,是一切悲伤的良药。它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,能抚平一切的痕迹。如果有抚平不掉,就将其磨灭的在无尽的岁月之中,碾成齑粉化成尘埃。
 
    轻轻擦拭着眼前的神甲,心中一时间感叹万千。经过试炼之地的磨砺,如同逐渐长大的少年一般,其上多出了几分沧桑之气。金色甲胃熠熠生辉,一道道神辉都是无尽岁月的积淀,威猛的面具淡漠的望着苍生,一双手掌半握着似是硬要抓着那些却总抓不住的某些东西。
 
    国学院的学生们,又开始了他们的修炼。只不过由于这次试炼之地的经历,学生们的心态都沉稳了不少。比起刚穿上神甲那时的意气风发目空一切,现在已然明白世事的艰辛,妖兽的恐怖,训练的心态也更加的踏实了。
 
    但是这其中有一人除外,那高大的身躯之上缠绕着黑色的雷芒。周围的一切在黑色的雷芒之下变的粉碎,那唯一漏出神甲的双眼藐视的盯着眼前的国学院。
 
    “号外,最大号外!”刚坐下的阿木,就听到坐在后边的江希影凑过来脑袋说道。
 
    
    “喂,那个我好像不认识你吧。再说我也不叫木头啊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。”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加的强烈起来。
 
    那少女见木流云一直躲着他,心中气愤的翻着白眼的说道,“你姓木,又这么的木讷,不叫你木头,叫你什么啊!”
 
    “哦”木流云点了点头,转而又向旁边挪了挪
 
    这什么态度啊!一直被群星捧月的她,居然被这样完全的无视了,少女完全被气疯了,“喂,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!”
 
    “啊~!你是谁啊!”
 
    “这混蛋~!好似自己非得告诉他一样。”那大眼睛少女一跺脚,转向一旁也不再理这木头了。
 
    怔怔然的望着这少女,木流云心中一阵的莫名其妙,这是什么怪事啊!
 
    “好奇怪的感觉,好奇怪的少女。”继而又继续向着擂台之上望去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